阅读王小波:特立独行的猪的“思想乐趣”在哪

近来读了王小波的诸多杂文,无论从行文,还是从论事论理上讲,都是好的文章。众所周知,王小波的文字,被称为“黑色幽默”。这听起来就有点儿神秘气息。幽默不让人陌生,反正是让人一乐的,不厌烦。黑色,也好理解,用在文学上,多半与偏激阴暗之类的沾点儿边吧。

王小波好像自己也很明白自己的文风,在一篇杂文里说:黑色幽默。这倒是有自知之明了。

一开始读王小波的文字,有点读不下去,觉得别扭,觉得他的文字好像是国外文学翻译后的某种效果,而那种效果又有点儿哲学味道。加上某种黑色幽默,就觉得怪怪的。不过在坚持读了几篇文章后,就顺畅多了。所谓的黑色幽默,让人觉得反倒有种冷静的调侃。

在他著名的杂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里,采用了拟人化,形象化,类似卡夫卡的格调,文章带些寓言。这种文章,很少出自正统文人笔端,正因大胆怪诞,所以深受众多读者追捧。王小波在很多文章中,都曾毫无保留的坦白,他受到卡夫卡的影响,对罗素等思想哲学家的思想高度赞同,很多杂文,他都引用了罗素的语录。

至于王小波在各种文字中写到的性之类的,那多半是名词,或一种时代背景压抑后的文字发泄。在知青年代,知青苦,广大劳动人民更苦,而且“婚姻”,“性”,在那个年代对年轻人的煎熬,冲突与矛盾尤甚。

就算在上个世纪80年代,婚姻与性,依然困扰和煎熬着绝大部分青壮年。新世纪之后,生活物资条件都比较好了,青年男女交往更加开放自由了,选择权更多,所以性的困扰就慢慢退居其次。

不仅王小波写知青的小说与文章,以男女的性延伸开展,其他同时代的作家,也多是如此。那是那个时代的一种“特色”吧。翻阅新世纪后的作家作品,则当是另一种面貌。

王小波还在多篇文章里,对以孔孟等为代表的主流思想,进行了毫不客气的“幽默”嘲弄,并肯定了西方进步思想家的成绩。这看似贬“孔孟”,褒“西方”,实际上在经历了知青年代后,王小波是在进行思想与人文的自我剖析。在黑色幽默的背后,藏着他的一点苦心。

孔孟当然很好很符合中国,但一个国家的人文哲学,包括科技想要进步,必须毫不客气地学习其他国家的长处,任何时候都不能妄自称大。王小波其实是在告诉热爱求知的人们,要包容各种学问与观点……

王小波过世二十多年后,中国已不再是二十多年前的中国。如今真正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就拿文学来讲,小说不再以“性”为点了,派生出的悬疑,玄幻,魔幻,异能科幻等类型,开始建造另一瑰丽的王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