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5月15日,在以122比97大胜魔术之后,76人将身后的篮网甩开了1.5个胜场的差距。因为手握两队彼此交锋的对战优势,所以76人不管最后战绩如何,都肯定能够稳坐东部第一的宝座,进而确保东部每一轮季后赛的主场优势。

“我为我们所取得成绩而感到高兴,不过我们依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恩比德在赛后说,“现在,到了进一步集中注意力的时刻了,我们要冲击那个最终的目标。”

喊了多年的“相信过程”,而如今的恩比德,正在努力让这个过程走向一个美好的结局。

经常看乔尔恩比德比赛的球迷,肯定会非常熟悉一个场景,那就是这位身高2.13米、体重12.7公斤的内线巨无霸,会像一棵被伐倒的参天古树一般,频频地倒在地板上。但这样的场景,对于第一年结果76人教鞭的道格里弗斯来说,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

本赛季到目前为止,他场均可以得到28.5分,排名NBA第4位。这个数字,也是1999-00赛季的奥尼尔(场均29.7分)之后,NBA五号位球员的场均最高分。但很多时候,恩比德前一分钟还在内线横行无阻,后一分钟他就会因为各种原因摔倒在地,而且这样的情况每场比赛都会出现好几回。

这样的场面,不仅让主帅里弗斯胆战心惊,也让每个关注76人比赛的人提心吊胆。比如里弗斯的女儿、塞斯库里的妻子卡莉里弗斯,就曾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说:“乔尔真的是每场比赛都能把我的魂吓出来。”

对于外界的担心,恩比德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他不止一次强调,自己这样频频地倒地,其实都是设计好的。他还说自己是通过看足球比赛,看足球运动员们在场上的动作,进而找到的灵感。

“人们总是会很担心,不断地问我:‘为何你会摔倒那么多次?’”恩比德说,“我总是那样地摔倒,是因为我不希望以反常地角度落地,进而让我的下半身承受太大的重量。毕竟很多的伤病,就是因此而来。”

但在当地时间3月12日,恩比德一直在极力避免的意外情况,还是发生了。这一天,他刚刚结束了7天的自我隔离,重新回到赛场。此前因为跟新冠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他甚至还错过了全明星赛。所以客场面对奇才的这场比赛,恩比德仿佛一头出笼猛虎。打到第三节,他在20分钟的出场时间里,已经得到了23分、7个篮板和3次助攻,11投8中的高效率,显示出他的好状态。在他的带领下,76人也领先了对手18分。一切,似乎都在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

就在这个时候,恩比德接对手托拜亚斯哈里斯的传球,在跟奇才后卫加里森马修斯发生身体接触的情况下,依旧完成了一个右手单手的空接扣篮。这个进球着实精彩,但也因为那次接触,让恩比德在落地的时候,左膝盖出现了一个严重的反曲。他再次摔倒,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很快地从地上爬起来,脸上也满是痛苦的表情。

“在我摔倒的那一瞬间,我满脑子想着的都是:‘我的赛季完了。’”恩比德说,“没有冠军了,也没有MVP了,更没有最佳防守球员了。”

在过去6年的时间里,76人的球迷一直都非常支持恩比德的那一句“相信过程”,也在期待着他和球队能够早日完成这个过程。对费城球迷来说,今年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时机,因为自从1月20日之后,76人就始终牢牢占据了东部头名的位置,他们最终也自2001年之后,再度以东部第一的身份进入季后赛。

但这种期待,在恩比德受伤到底的那一瞬间,立马就变成了很多其他的情绪。对恩比德自己来说,这种情绪更多是一种无奈。“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为什么这种事情总是会发生在我身上。可能是我每次都在那个临界点附近,所以有些事情到最后肯定是会发生的。’”

就在恩比德摔倒在奇才队地板上,感觉到痛苦不堪的时候,在他费城的家里,他6个月大的儿子阿瑟,也几乎是同时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阿瑟一直都能睡一整夜,每个晚上都如此,”阿瑟的妈妈、恩比德的妻子安娜说,“不过他突然醒了,而且哭得歇斯底里,就好像他做了一个噩梦一样。”

当时,安娜正在家里的楼上看76人的比赛直播,亲眼看着他的爱人痛苦地倒在地上。就在她为恩比德揪心的时候,他听见儿子的哭声,从监控器里传了出来。

“他们父子俩就像一对最好的朋友,”安娜说,“当阿瑟看到他(恩比德),那真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副画面。而在那一刻,通过他们俩之间某种特别的联系,阿瑟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

恩比德在被搀扶回到更衣室之后,也很快通过自己手机上的程序,连上了家里的婴儿监控器,看到了儿子惊醒的一幕。而这对父子俩的联系,从儿子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建立起来了。之所以给儿子起名叫阿瑟,是恩比德为了几年自己的弟弟。在2014年,恩比德被76人用探花签选中后没多久,他的弟弟阿瑟就在家乡喀麦隆遭遇了一起车祸,不幸离世。虽然跟弟弟差了7岁,但兄弟俩从小感情就很好,而阿瑟离开的时候年仅13岁。因为常年在美国练球,在阿瑟离世前,恩比德已经有4年没见过他了。

“每次我想起他,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优秀的品格,别看他还那么小,但人真的很好,”恩比德说,“他过去总是会拿家里的东西,去帮助邻居和周围的那些一无所有的人。所以当我了解到自己要有个儿子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他的名字肯定会是阿瑟。”

去年,恩比德的儿子出生,而他生活中的一切都随之改变。他生活中要优先处理的事务、他的关注焦点,甚至他的性格特征也都随之改变。过去,他还曾经会花很多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去跟网友争辩各种话题,从他一直念叨的“过程”,再到跟西蒙斯的配合等等。但如今,他已经不会这么做了。

“我希望儿子看到的都是我最好的一面,就像我看我的父亲一样,”恩比德说,“我希望他眼中的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球员。”

这个赛季,恩比德花了更多时间在个人训练上,两位跟他合作多年的私人教练——德伦哈伦和克里斯巴布考克跟恩比德一起,将他的身体和比赛结束,推上了全新的高度。哪怕是赛季中期自我隔离那段时间,哈伦也位恩比德制定了专门的训练,帮助他维持自己的身体状态。

“这个赛季,乔尔很明确的目标就是要横扫各种MVP奖项,”哈伦说,“他想要常规赛MVP,想要全明星MVP,更想要总决赛MVP。”

如果不是突发情况,恩比德真的有机会冲击全明星MVP。当时,前半个赛季场均可以得到30.2分和11.6个篮板的他,拿到全明星MVP的赔率,被勒布朗詹姆斯还高,是24名全明星里的头号热门。但接二连三的意外,不仅让他错过了全明星,也可能让他失去争夺常规赛MVP的机会。

受伤之后,恩比德很快接受了核磁共振的检查。在等待检查结果出来的那几个小时里,恩比德的情绪一直不高,因为他有一种很坏的预感。他的左腿无法受力,膝盖也一直疼痛。曾经遭遇过膝盖十字韧带重伤的里弗斯,也为自己的弟子捏一把汗。

幸好,结果跟恩比德的预感相反,他的膝盖韧带没有问题,只是有些骨头的挫伤。这次受伤,让他休养了10场比赛,虽然恩比德的赛季没有终结,但也因为这10场的休战,恩比德在MVP的争夺中被约基奇甩开了。

“我可能会因为这件事而伤心和难受,但这次我觉得的,我生命中发生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恩比德说,“如果这个MVP不应该属于我,那我觉得它就不是我的。而且从积极的角度想,这次意外可能也会让我更好地保持身体健康,让我为季后赛做好准备。因为如果我今年真的想全力冲击MVP,那我可能就会想两年前那样疯狂地表现。”

如今,76人锁定了东部第一,恩比德和队友们也都健康地朝着下一个目标出发。成为父亲的恩比德,希望成为儿子更好的榜样。“我们今年有机会拿冠军,”恩比德说,“我们绝对有机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